智庫微信

訂閱郵件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所屬機構

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

個人簡歷

1988年 入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工作
1994年-1998年 任中國駐伊朗大使館一秘
2000年 于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作訪問學者
曾任國際戰略研究部主任

研究領域

美國對外關系、美國中東政策、中美關系

教育背景

1982年 畢業于山西大學,獲歷史學學士學位。
1988年 畢業于復旦大學,獲歷史學碩士學位。

學術兼職

《國際問題研究》主編

社會榮譽

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

研究成果

論文:
[1] “中國外交新亮點:與新興國家的探索與實踐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10年第1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中國外交》2010年第4期全文轉載,同時被譯成英文發表在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10年第1期上)
[2] “美國迷失了方向——評保羅?克魯格曼的力作《克魯格曼的預言:美國經濟迷失的背后》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9年第2期
[3] “由脆弱趨向穩固的中美關系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9年第1期
[4] “龍象共舞震撼全球——評譯著《龍與象——中印崛起改變世界經濟格局》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8年第6期
[5] “透視東亞秩序轉型的新視角——評《中國崛起與東亞秩序的轉型——共有利益的塑造和拓展》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7年第3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中國外交》2007年第8期全文轉載,同時被譯成英文發表在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07年夏季號上)
[6] “韓美同盟尋求新定位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6年第3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6年第8期全文轉載,同時被譯成英文發表在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, 2006年夏季號上)
[7] “美歐博弈‘中東民主化’及其影響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5年第4期(《新華文摘》2005年第20期篇目輯覽收錄,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新思路》2005年第6期全文轉載,同時被譯成英文發表在在所英文刊物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05年冬季號上)
[8] “美國輸出“民主”的第三部曲——評布什政府醞釀改造大中東的計劃“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4年第4期
[9] “美國全球戰略的調整及其影響”,載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主編:《2003年國際形勢年鑒》,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
[10] “美國全球戰略的重心轉移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3年第2期
[11] “白宮易主一年來美國外交政策變化及其走向”,載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主編:《2002年國際形勢年鑒》,2003年
[12] “反恐新階段美國對外戰略態勢及其影響”,載周榮耀主編:《“9?11”后的大國戰略關系》,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2003年2月第1版
[13] “美國反恐新階段評析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2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2年第10期全文轉載)
[14] “布什執政一年來對外政策變化及其影響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2年第2期
[15] “美國大幅調整對俄羅斯政策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1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1年第10期全文轉載)
[16] “現實主義——布什政府對外政策走向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1年第3期
[17] “美國對古巴制裁已為強弩之末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2000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0年第9期全文轉載)
[18] “伊朗總統哈塔米開創外交新局面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9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1999年第12期全文轉載)
[19] “伊朗新總統及其內外政策走向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8年第1期
[20] “冤家總歸要聚頭——美國調整對越南的政策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4年第3期
[21] “克林頓政府的波黑政策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4年第1期
[22] “美國對亞太戰略的調整”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2年第2期
[23] “海灣?;朊攔惱摺保ê獻?,第一作者),《國際問題研究》1991年第2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外國政治、國際關系》1991年第5期轉載)
[24] “Becoming a great power will never make China a global hegemon”, Europe’s World ,#16, Autumn 2010
其他成果(部分時評文章):
[1] “國際問題學者談:從鮑威爾訪華看中美關系”,《瞭望》2011年第32期
[2] “錯過中國就錯過未來”,《世界知識》2007年第11期
[3] “Spain Rethinking European Alliance”, Beijing Review, No.14, Apr. 8, 2004
[4] “Without Saddan, Washington Is Still Plagued”, Beijing Review, No. 6, Feb. 12, 2004
[5] “第二次海灣戰爭是為了石油嗎?”,《世界知識》2002年第21期
[6] “中國‘威脅’美國嗎?”,《環球》2002年第16期
[7] “伊拉克:布什為何舉棋不定”,《世界知識》2002年第9期
[8] “白宮易主一年外交變臉”,《瞭望》2002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2年第4期全文轉載)
[9] “恐怖襲擊的延續效應”,《瞭望》2001年第52期
[10] “美國轉換中東政策”,《瞭望》2001年第45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國際政治》2002年第3期全文轉載)
[11] “美越關系:柳暗待花明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4年第4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外國政治、國際關系》1994年第3期轉載)
[12] “日本‘脫歐返亞’——意在主導亞太經濟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4年第1期
[13] “東亞’和‘亞太’的范圍究竟有多大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4年第1期
[14] “波黑——美英法遷怒德國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3年第21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外國政治、國際關系》1993年第11期轉載)
[15] “扇形結構——美國介入太平洋地區的新構想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2年第4期
[16] “醞釀已久的調整——美國在亞太的態勢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2年第4期
[17] “雁行結構——日本主導亞洲經濟的設想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2年第4期
[18] “白宮對柬埔寨政策的困境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1年第13期(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《外國政治、國際關系》1991年第8期轉載)
[19] “手段和目的”,《世界知識》1991年第12期
[20] “美國對柬埔寨政策的調整”,《世界知識》1989年第21期

聯系方式

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