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庫微信

訂閱郵件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中國智庫網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觀點與實踐 > 社會 社會治理 > 文章

刀塔自走棋辅助工具: 馮俊鋒:政務公開常態化是社會穩定的“壓艙石”

作者: 馮俊鋒 發布日期:2019-05-24
  • 字號

    • 最大
    • 較大
    • 默認
    • 較小
    • 最小
  • 背景

刀塔自走棋三星 www.tgdrt.icu 近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》修訂版(以下簡稱《條例》)正式公布。這意味著,延續11年之久的2008版《條例》,正式完成其中國政府信息公開探索期的非凡使命。說它非凡,是因為它樹立了我國政府信息公開意識,用自我革命的方式保障了人民群眾依法獲取政府信息的權利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政府信息公開為促進政府職能轉變、構建法治政府起到了“先手棋”“當頭炮”作用。

2019版《條例》從修訂到公布一直受到公眾、學界、法律界和各級行政機關的持續高度關注,社會各界關注的無非有以下幾點:首先是公眾普遍意義上的心理預期,對修訂的期待更多是主觀臆斷,希望“大破大立”“大拆大建”;其次是學界和法律界的聲音,他們一直認為《條例》法定約束類似于“原則性”要求,硬性約束力和實際效果并不盡如人意,在他們看來,以往政府信息公開最多讓行政機關“有點煩”,如何讓行政機關“有點痛”,這是他們普遍的觀點;第三,信息公開的主體單位各級行政機關也有話要說,他們對有的申請人利用“依申請公開”門檻過低現狀向行政機關反復提出信息公開申請,近乎于抓狂。有的申請人借用“三需要”原則要求為其搜集、整理、加工政府信息,不僅擠占了大量行政資源,而且影響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質量和效果,在一定程度上也侵占了其他公民信息需求的正當權利。

《條例》修訂的必要性司法部已有權威解答,但筆者認為法規性政策文件制定與修改一般基于兩個支撐點:“上面要求”和“下面需求”,《條例》概莫能外,但更側重于“下面需求”的考量。從新舊兩個《條例》對比來看,這次修訂既進一步強化了行政機關信息公開的責任約束,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強了對申請人行為的規范?!短趵沸薅┐?014年啟動到2019年公布,歷時整整4年多,在充分注重政策連續性的基礎上,沿襲以往公開方式、標準、渠道等成熟經驗,注重與時俱進,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角度,對脫貧攻堅、社會救助等民生領域的信息公開細化,還選取100個縣級政府圍繞26個重點領域進行為期一年的政務公開標準化、規范化試點,形成了一批可復制、可推廣的成功經驗??梢運?,《條例》回應了各方關切、平衡了各方利益,持續強化“不公開為例外”原則,讓公眾獲取政府信息的權利更有保障。

對政府而言,信息公開的意義在于以公開促透明、促公正、促規范、促落實,從而提升政府服務能力和水平。一個國家政府信息公開標準化、規范化、常態化的養成,既是歷史演進的過程,也是持續管理的結果,《條例》仍需在法治理念、底線思維、破解基層政務公開方面持續發力。

持續彰顯法治理念。信息公開是法治政府建設的載體,公開、透明、公正是提升法治理念、彰顯法治精神的直接表現。信息公開的目的既是保障公眾的知情權、表達權與參與權,也是民主監督的一個前提條件,沒有公開,權力就會被濫用,監督也無從談起。當前改革進入關鍵期,民眾訴求多元,社會矛盾易發多發,都與一些地方政府缺乏法治思維、信息公開不到位有關?!芭σ苑ㄖ文鄹母錒彩丁?,處理好與廣大公眾知情權息息相關的政府信息公開,是減少社會矛盾、維護穩定最直接有效的途徑。

持續強化底線思維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置于打好“三大攻堅戰”的首位,體現了強烈的底線思維。政務公開常態化是社會穩定的“壓艙石”,地方政府唯有公開透明,全程信息公開,才能及時發現問題,提前發現“警情”。新時代政務公開更應明確“靶向”,宏觀上圍繞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進行信息公開,微觀上圍繞經濟社會發展和企業群眾辦事的“痛點”優化服務流程,讓“不打烊”政府全程網辦、“馬上辦”“掌上辦”成為常態。準確解讀政策,回應社會各方關切,引導和穩定社會預期,從而提振公眾對國家與社會的信心。

持續破解“最后一公里”。政府信息公開“堵點”在基層。目前,政務公開無論是公開理念、機制搭建還是實際的成效,國家機關和省級層面都比較規范和標準,也構建了“自上而下”的良好通道,但“自下而上”動力模式尚未激活,基層“短板”和欠賬太多。政策最終落地在基層,信息公開的重點在基層,其公開的水平直接關乎群眾的獲得感?;閼窆瀾隙?,內容不少,花樣翻新,但普遍不規范、不標準,且隨意化,甚至有的假公開,“公開的信息公眾不需要,需要的信息不公開”。

打通信息公開“最后一公里”,社會各界對《條例》寄予厚望。好政策要落地落實,《條例》明確了對不作為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,對行政機關違反《條例》視情節進行處理,甚至可以依法追究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。剛性措施一定要“帶電”運行,我們樂見政務公開“最后一公里”及早破解。

來源:《中國青年報》 發表時間:2019年5月24日